美国心理学家声称揭开撒谎秘密-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

English | FranCais | 网上报名 | 返回北音网首页 | 网站导航

 
首页   新闻资讯   中心简介   心理专题   艺术心理   心理探秘   藤花书苑   情感驿站   心理测试   学生天地
  人际关系
  学习指导
  危机干预
  生涯规划
 
 
 
当前位置: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 二级网站>> 心理网>> 心里探秘>>正文内容
北音心理网

  北京时间6月2日消息,据英国《卫报》报道,瞬间的面部表情变化确实能透露出一个人是否在说谎吗?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保罗·艾克曼认为他已经找到了答案。

  40年前,这位研究心理学家在给一群接受培训的年轻精神病学家做演讲时,有人向他提出一个疑问,从此他一直忙着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这群人显然想知道,假如你在这样一个精神病院工作,来此住院的一名患者曾试图自杀过。当这名患者告诉你:“现在我感觉好多了,我是否能出去过个周末呢?”你该怎么办。当然你也清楚,精神病患者经常会提出类似问题,但是如果你准许他们暂时离开医院,一些人就会趁机自杀。不过这群特殊的患者往往会发誓说,他们说的都是真话。他们看起来非常诚实,他的话听起来也没有撒谎的味道。面对这种情况,你是否有办法判断出他们所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呢?

  这个问题让艾克曼陷入深深思考。作为研究的一部分,他已经录制了跟该院的众多精神病患者进行的12分钟交谈场面。在后来的一次交谈中,一名患者告诉他,她曾向他撒谎。听到这些,艾克曼耐心坐下来,开始仔细查看以前的录像。第一遍他从中并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他放慢录像的播放速度,一遍又一遍,一遍没收获,他就会以更慢的速度播放。突然之间,就在两帧从他眼前飞过时,他看到那名患者脸上表现出来的非常鲜明、强烈的痛苦表情,这个表情持续时间不到十五分之一秒。但是自从他发现这个异样表情后,他又在同一个交谈录像中发现另外三处可以说明患者在撒谎的例子。艾克曼说:“这就是发现微表情(microexpressions)的过程,它们是在瞬间发生的非常强烈的隐藏表情。”

  在接下来的40年里,艾克曼在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精神病学系成功证实了由查尔斯·达尔文提出的主张:人类表达愤怒、厌恶、满足、恐惧、惊讶、快乐和悲伤的表情是与生俱来的,是跨文化,跨领域,全球皆准的。从美国到日本,从巴西到巴布亚新几内亚,无论哪种语言与文化,这7种基本情绪引发的面部肌肉变化大致都是一样的。而且,情绪的表达是下意识的,基本上难以抑制或隐瞒。当然,我们也可以试一试。但是当我们撒谎时,强烈情绪引发的微表情会快速从我们面部飞掠而过,我们根本来不及阻止它们。对撒谎的人来说比较幸运的是,有99%的人看不到这些表达内心痛苦的转瞬即逝的信号,在参与艾克曼的实验的15000人中,仅有50人能在没接受培训的情况下看出来。他将这些人称之为“天才”。

  但是艾克曼表示,只要接受一些训练,几乎所有人都能掌握这种技巧。他应该知道,自从80年代中期以来,他最广为人知的著作《撒谎(Telling Lies)》第一次发行以来,他就经常接到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美国交通安全局、移民局、反恐侦查员和世界各国警方的邀请,他们邀请艾克曼的目的除了协助破案以外,更主要的是教他们如何利用这项技术。他还开设了研讨会,专门教授辩护律师、控方律师、健康专家、扑克玩家、甚至对配偶心怀猜忌的人识破谎言。另外他还制作了网络课程,在一张价值20美元的CD光盘或是12美元的网络课程帮助下,你很快也能学会识别人们什么时候在撒谎。

  这听起来就像个不错的电视剧本,美国福克斯电视网的鲁珀特·默多克最新推出的新系列电视剧《别对我撒谎(Lie to Me)》就是根据艾克曼的《撒谎》一书改编,该片将于本周在英国Sky1电视台首播。英国演员蒂姆·罗思饰演(以下内容是我引用的)“卡尔·莱特曼博士,世界顶级侦探家、科学家,通过研究面部表情和下意识的肢体语言,不仅能看出你是否在撒谎,而且还能看出你为什么要撒谎。”他比任何测谎仪都更加准确,Sky的宣传广告称,莱特曼是“一个人类测谎仪”。

  这部电视系列剧有几个与众不同的方面。据埃克曼所知,这是首次有一部商业电视剧仅仅基于一位科学家的研究。而且埃克曼还参与了该剧的创作,他除了参与讨论剧情,为确保每个剧本准确无误,他连续五次校对脚本外,他还给演员们寄来他亲自扮出的特殊表情视频。埃克曼承认,当电影和电视制片人布莱恩·葛瑞泽(《24小时》和《福斯特对话尼克松》的负责人)刚与他接触,表示要把他的毕生研究拍成一部电视剧时,他确实抱着怀疑态度。他说:“如果我能阻止他,我会那样做。我担心这部连续剧会产生犯罪现场调查效应,或者引发一种错误期望。有一天,可能陪审团里的一些人会根据《别对我撒谎》里提到的技巧冤枉某人。”

  葛瑞泽和这部电视剧的编剧塞缪尔·鲍姆凭借明确严肃的意图,赢得了艾克曼的支持,他们在跟艾克曼讨论这个科学顾问一角时,艾克曼认为他应该是一个事必亲躬的科学家。据他估计,这部连续剧中“大约有80-90%是正确无误的,他们在试播节目中使用了十八个事例,其中只有两例是错误的。但你必须清楚这只是一部电视剧,并不是一部纪录片。莱特曼破案的速度和准确程度都超过了现实生活。”为了确保他的科学声誉不至受损,艾克曼在美国每博一集后,都会在该剧的网站上写一篇博文。这些博文的名称是《关于“别对我撒谎”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Lie to Me)》,他通过该文对每个故事情节进行解析,探索一些细微差别,强调事实上应该是什么样子,对电视剧的戏剧效果进行了修饰。

  艾克曼指出,虽然这部电视剧是根据他的研究改编的,但是莱特曼并不是他本人。他说:“首先莱特曼是一名英国人,而且他比我更年轻,更加傲慢。他做了一些我永远也不会做的事,例如为了引出真相,他自己都对人撒谎。虽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已经裁定这是可行的,但我永远都不会赞同这种做法。”顺便说一句,艾克曼自称是“一个糟糕的说谎者”,他还指出,尽管他通过观察,发现有些人显然比其他人更会撒谎,但他不懂如何教人撒谎。他说:“发现谎言的能力与成功撒谎的能力完全是两码事,曾经有竞选很高职位的人来问我,能不能教教他们,让他们显得‘更可信’。但是我只管测谎,教人撒谎可不是我的本职。”

  他承认,对犯罪调查员或安全局官员来说,心理学技术的应用仅仅只是个开始。他说:“利用这些技术发现的只是有人在撒谎。你在识别隐藏情绪时必须要非常谨慎。你在审问时必须时分小心,因为你真正想弄清楚的是他们为什么要撒谎。不管是微观表情还是宏观表情,它们都不能暴露出真正的诱因。” 埃克曼假定:“我妻子被发现在我们下榻的酒店遇害。我将是主要嫌疑对象,因为现实中的大部分妻子都是被自己的丈夫杀害。当警察审问我时,我该如何应对呢?如果我的行为举止与我的隐藏情绪保持一致。这种情况既有可能是因为我有罪,又有可能是因为害怕显露出愤怒之情而让警察把我当作疑犯。微表情就是一个小小的突破口,你必须放大它,深挖它,让它进一步暴露出来。”

  另外谎言还分很多种。根据艾克曼的定义,谎言存在两个基本特征:一是通过深思熟虑后,选择故意误导,二是事先你不知道在发生什么。他说:“演员或扑克玩家不是骗子,但是他们必须要骗你,因为这是游戏的一部分,奉承话也是一样。我主要研究那些重大谎言:比如对撒谎者来说,一旦露馅,后果可能就是死亡,还有一旦谎言被拆穿,被骗的人会感觉受到不公待遇。”尽管这么说有些转移重点之嫌,但部分重大谎言是善意的。艾克曼举例说,多年以前当他被怀疑患有癌症,等待活组织检查报告时,“当妻子问我为什么我的行动反常时,我向妻子撒了谎。那就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你有必要为对方考虑。”一般而言,让艾克曼和卡尔·莱特曼博士感兴趣的谎言是“说谎者的谎言一旦被揭穿,损失和惩罚很严重,比如失业、名誉扫地、失去配偶、丧失自由等”。幸运的是,这些谎言是能够被揭穿的,因为这类谎言总会在撒谎者的行为举止中留下线索。

  但是艾克曼的办法是否可信呢?他说,微表情只是一系列探测指示器之一。“还有一种表情被称作细微表情,它并不短暂,只是非常细微,几乎无法察觉。例如,嘴唇非常轻微地收缩是愤怒的最可靠迹象。你必须研究一个人的所有行为举止:手势、声音、姿势、眼神,当然,还有他的言语。”通过正确解读微表情与细微表情,艾克曼估计出拆穿谎言的可能性“可达到70%或者更高”。相比之下,当提到揭穿更加严肃的谎言的问题时,例如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谎言,他简单的说:“我认为我们没有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我们更多地不是依靠运气。”他在撒谎吗?我不知道。不过这让这部电视剧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